行业动态
首页 > 行业动态
不同材质手术衣术中细菌阻隔性的比较研究
发布者:产业用及无纺布展 | 发布日期:2017/3/24 10:24:14

  手术室担负着各种危急重症的抢救和全院手术的开展,是控制及预防院内感染的重要部门之一。手术衣作为手术过程中必要的防护服装,在手术过程中起到双向防护作用,能降低医务人员接触病源微生物的风险,也能阻隔医务人员皮肤、衣服上的各种微生物传播到手术切口,是手术操作中无菌区域的安全屏障。长期以来,手术中所用的手术衣以棉质布为主,但它的主要缺点有:灭菌后有效期短、吸湿性强,对液体阻隔性差能差,易被血、尿液、冲洗液及医护人员的汗液等浸透,尽管随着消毒灭菌技术的极大提高,而且严格按标准洗涤、灭菌处理,但一般在使用25次后磨损率高,其阻隔性能急剧减弱,使得手术部位感染率上升。


  
  在发达国家,非织造布应用于临床已有几十年的历史,而且广泛应用,近年来甚至有完全取代布制手术衣的趋势。但是在我国应用甚少,大部分医院还在使用传统的棉布制的手术衣。虽然我国针对手术衣的国家标准早已制定,且针对手术衣屏障能力及微生物穿透能力的试验标准也已确立,但目前关于两者的临床使用效果的对比研究很少。在保证医疗安全,控制手术感染的前提下,笔者选取了100例膝关节置换手术患者作为对象,通过对术者的手术衣在手术结束时容易被血液、体液、冲洗液沾染的部位采样培养,来比较棉织布手术衣与一次性非织造布手术衣对细菌阻隔情况的区别,以提供高效、安全的手术保障,进而为加强手术室安全管理提供相关依据,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择在某医院同一百级层流手术间进行的初次接受单侧人工全膝关节置换术患者100例,以随机数字表格法分成棉织布手术衣组(A组)与一次性非织造布手术衣组(B组),每组50例。A组中,男22例,女28例;平均年龄(66±10)岁;左膝21例,右膝29例;骨性关节炎33例,类风湿性关节炎16例,滑膜软骨瘤病1例。B组中,男23例,女27例;平均年龄(69±4)岁;左膝24例,右膝26例;骨性关节炎36例,类风湿性关节炎12例,滑膜软骨瘤病2例。两组患者在年龄、性别比、疾病类型等方面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发生概率P>0.05)。
  
  1.2 纳入与排除标准
  
  纳入标准:初次接受人工全膝关节置换术;患者或者家属知情,签署知情书。
  
  排除标准:有严重合并症者;曾接受膝关节手术治疗者;术中发现膝关节存在感染者。
  
  1.3 方法
  
  患者入手术室(同一间百级手术间,室温保持在20~22℃,相对湿度45%~50%),使用同一厂家生产器械、由同一组配合护士及术者进行的人工全膝关节置换手术,其中A组术者穿棉织布手术衣,手术衣规格为32支纱,经、纬是100cm×60cm,纯棉布类单层手术衣,身长132cm、腰身72cm、下摆80cm、袖长80cm、袖口18cm、推肩27cm,前襟至腰处为双层,经高压灭菌10次后使用。B组术者穿一次性使用非织造布手术衣,一次性非织造布手术衣材料符合YY/T 0506.1-2005标准,使用时均为合格产品。手术结束时由同一采样员以无菌咽拭子分别在术者手术衣前襟外层表面、两袖口处及前襟夹层两侧已标志好的5cm×5cm范围内用浸有无菌0.9%氯化钠溶液采样液的棉拭子一支横竖往返均用涂擦各5次,并随之转动棉拭子采样,将棉拭子投入10mL含有相应中和剂的无菌洗脱液的试管内,及时送检,于琼脂平皿放37℃恒温箱培养48h,观察并记录菌落情况。
  
  1.4 统计学分析
  
  应用SPSS 17.0统计软件,计量资料以x±s表示,组间比较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比较采用卡方检验,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两组患者一般资料及术中情况的比较
  
  两组患者一般情况(年龄、体重)术中情况(手术时间、出血量)比较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体数据见表1。
  
  
  
  2.2 两组患者术后各部位菌落培养阳性率的比较
  
  A组术后各部位菌落培养阳性率显著高于B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2。
  
  
  
  2.3 两组患者术后感染情况的比较
  
  两组患者均在某医院换药拆线,术后回访,1年内均无感染的发生。
  
  3 讨论
  
  手术部位感染在医院各类型感染中仅次于呼吸道感染,高居第二位,是医院感染的主要形式之一。手术衣是医护人员手术过程中穿着的一种隔离服,其作用是阻隔尘埃粒子、病菌以及其他可能诱发手术部位感染的因素,从而保持手术室环境的洁净,降低交叉感染的几率。手术衣是手术人员在实施手术介入穿透皮肤或黏膜的过程中防止感染原传播和液体渗透的一种医疗器械。现代手术室管理一直在采取手卫生的管理、保证手术室空气的空气质量、控制人员流动、使用合格的灭菌物品和材料等措施来预防手术部位感染。
  
  一直以来,我们致力于保护患者手术切口免受感染,却没有过多的去关注医护人员对自身的防护,随着自我防护意识的提高和,人们越来越意识到手术衣除了要保护患者手术切口免受感染外,还需要能有效地阻挡患者体液、冲洗液的外渗。手术过程中,一些含有致病菌的血液、尿液、唾液、腹水、腔内冲洗液等透过棉布手术衣渗透到手术者身上,而医生的汗液也能渗透过棉质布手术衣到患者切口,造成患者与医护人员之间的交叉感染,手术衣在手术过程中防止交叉感染起到了至关重要的双向防护作用。
  
  手术衣将医务人员与患者隔离开,一方面,减少医务人员接触患者血液或其他体液等潜在感染源的几率;另一方面,手术衣可以阻挡医务人员皮肤或衣服表面的各种细菌传播给手术患者,有效的降低手术部位切口感染率。因此,手术衣的屏障功能被视为手术过程中降低感染风险的关键。因此,手术衣需具备能为医患双方双向保护的阻隔功能,使医患双方处于安全的环境中,能够降低医务人员接触病原微生物风险的同时也能降低病原微生物在医务人员与患者之间相互传播的风险,是手术操作中无菌区域的安全屏障。
  
  在许多发达国家,近年来提倡使用一次性非织造布,非织造布在制造中采用特殊工艺,以55%木浆和45%聚酯织成纤维网,然后用射流技术将这些纤维网缠绕成织物,在制作过程中不用任何胶黏物,所以成分纯净,透气性能是棉织物的10倍左右;同时它在任何环境中都具有高强度、抗分层、不开线的阻挡覆盖性,几乎不产生微小尘埃粒子。
  
  手术用的非织造布,中间有一层不渗透的防水材料,上下层有多孔的吸水表层,构成了抗渗液阻隔性能强而又穿着透气的特点。非织造布材料具有纤维来源广、生产周期短、工艺灵活、功能多样等特点,在生物医学领域中广泛使用。一次性非织造布材料能有效地屏障细菌的穿透,阻止交叉感染,减少尘屑和毛羽的脱落,提供最佳的手术环境,减少护理人员劳动量,易储藏,易供应和更换,在发达国家已广泛应用。据统计,仅美国的医用纺织品市场所需要的一次性非织造布布,以每年大约5%的速度持续增加。这反映了30多年来从用一次性非织造布制作医疗用品开始到目前它已渗透并占有美国医用纺织品市场90%份额的发展历史。美国和加拿大医疗和手术市场每年消耗30亿平方米以上的非织造布,提供符合外科手术、病毒防护所需特殊性能的医用非织造布产品,国外手术室护士和医生更倾向选择。
  
  目前,在国内大部分医院手术室还在使用棉布手术衣,对于出血量大的、冲洗液多的手术,血液、体液、冲洗液及医务人员的汗液容易浸透棉布手术衣,增加了医患双方交叉感染的风险。国内许多的医院一次性非织造布手术衣只是用在传染病手术中,为了防止传染病的扩散,术后直接焚烧处理起来更方便、安全。国内一次性非织造布手术衣尚未大面积使用,是广大医护人员对其安全性及消耗大、成本高存在极大的顾虑。而实际上,根据医疗部门规定,凡接触过患者血液、体液的物品均被视为污染,凡是污染物均需经过相应处理后才能废弃或再利用。棉布手术衣使用后作为污染的敷料,在清洗处理过程中会产生大量的污水,这些污水若处理不当同样会造成环境的污染,而且在处理过程中出现人工、设备、水、电等的消耗。但是,符合规范的低纤维絮非织造布能有效隔绝微生物,使用后的处理上很大程度上省略了其中的步骤,只需焚烧,其燃烧后95%形成水蒸气和CO2,对环境污染小。
  
  手术衣用于整个手术过程中,以保护患者及医护人员免于交叉感染,其质量性能要满足产品在预计暴露的环境中发挥相应的作用。手术服的材料应该根据使用者可能面临的血液和体液的暴露程度来选择:在几乎没有血液和体液暴露的时间较短的手术中只要穿最小保护性能的手术服即可,如果手术时间长且复杂,血源性致病因子的暴露机会增加,则应选择具有更强屏障能力的手术服。本次进行棉织布手术衣与一次性非织造布手术衣对细菌阻隔情况的测定比较,结果显示:一次性非织造布手术衣术后培养菌落少于棉织布手术衣,其阻隔性优于棉织布手术衣而且在适宜的温度下储存比棉布手术衣的有效期长。说明一次性非织造布手术衣更适合应用于临床中,可以更好的控制切口感染。而且节省了大量的医务人员的人力劳动,是临床工作中安全、有效的无菌物品。本次研究结果可以为进一步加强手术室的无菌管理提供了依据。因此,某医院从2015年开始起将部分手术科室使用的手术衣更换用一次性非织造布手术衣,为供应室工作人员减少了一定量的整理、打包、灭菌工作,不仅降低了手术部位感染,还提高了工作效率。
  
  本次研究的不足之处在于没有对两者进行成本核算。没有对棉织布手术衣在回收、洗涤、指示卡、打包、灭菌、转用、储存、处理中所耗费人力成本、物力成本(包括水、电、气)和损耗及棉布清洗产生大量污水,污水的消毒和处理等所需的成本核算;而一次性非织造布虽然看似一次性使用,浪费资源,但却省掉回收、洗涤、灭污水处理等诸多环节,减少了棉布再利用带来的不便,节约了处理的时间,减少了人力资源的浪费、污水处理产生的费用。
  
  今后,在此次研究的基础上可以对棉织布手术衣和一次性非织造布手术衣进行深层次的成本效益核算,为管理者提供更多的决策依据。